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旅臺六年譜一段美麗交響曲 身體力行「教育是幸福的橋樑」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黃天賜
馬來西亞

黃天賜 來自: 馬來西亞 畢業學校: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任職於升學情報,擔任總監 相關連結: 學校連結
升學情報中心不時受報章、電台和電視台等媒體邀請分享升學訊息。圖為黃天賜代表升學情報中心參與馬來西亞“八度空間”的電視訪談

生長在不比臺灣先進和開放的馬來西亞,我的中、小學教育雖然給了我紮實的基礎知識,但是對於社會上許多不平等的現象卻一再令我陷入迷惘。大學時期,我留美修讀傳播,四年的留美生涯讓我大開眼界,解答了許多年少時的困惑,並為我後來的教育事業播下種子。1997年亞洲經濟風暴撼動全球,馬來西亞也不倖免;1998年,當時馬來西亞的強勢副首相安華被時任霸權首相馬哈迪以“雞奸”罪名革職。在這些亂象事件和動盪不安的局勢中,越發讓我想為社會做點甚麼,而在28歲那年辭去穩定的工作,毅然踏上了創業之路。

 

性格使然,激烈的政治運動並非我所能為,但我篤信「教育」是帶領人們走向幸福的橋樑。於是,我成立了升學情報工作室(現為升學情報中心),在許多文教界朋友的支援下,我先後創辦了《升學情報》雜誌和網站(fsi.my),並且在全國跑動,舉辦中學生生涯規劃和教育巡回展等升學與生涯教育相關的活動。經過十年的刻苦耕耘,事業終於進入穩定的軌道,並獲得社會的肯定——升學情報工作室的服務和產品成為了馬來西亞華裔中學生首要的升學資訊來源之一。

 

下一個十年要走向何方?馬來西亞華文教育運動領袖莫泰熙前輩囑咐我在取得小成就之余,必須至少再努力十年。2009年7月,有幸在吉隆坡臺灣高教展上偶遇時任暨南國際大學教務長蕭文教授,他向我提起暨南國際大學的成人與繼續教育研究所,喚醒了早年我在董教總教育中心服務時曾經發想的「成人教育」計劃;這個機緣也促成了我和妻子留學臺灣的研究所深造計劃。
2010年8月,我和妻子帶著三個小孩,一家人前來臺灣留學,開始了我們旅居臺灣六年的學習生涯。因為家庭和事業而遲延了十年的研究所教育,讓我像個飢渴的小孩,渴望每一堂課,享受每一次學習的饗宴。因為過去的無知,所以我對於成人教育學裡的每一個主題、每一種概念,都非常感興趣。因為生長國家對於成人教育的貧乏,所以我非常珍惜每一點、每一滴的學習和領悟。更珍貴的是,所有在臺灣所吸取的養分,都在我的生活和事業中發揮作用。當時的暨大成教所所長吳明烈老師常說:「學到就是賺到」!從開始的修課到後來的做研究、寫論文,真的讓我賺到很多!這一段學習歷程,我不捨得讓它結束,對許多人來說,用六年來完成一個碩士學位是超慢的,可是我卻覺得恰恰好,六年裡,學習、工作和家庭的交融,在我的生命裏譜出了一段美麗的交響曲。

 

回顧修課的那兩年,它啟蒙了我對於成人學習、終身教育、組織學習、知識管理等方面的認識。中間的兩年,我辦技術性休學,但繼續旅居臺灣,那時候除了和馬來西亞的工作夥伴遠距合作之外,也在大學旁聽一些課、出席研討會,或是忙裏偷閒全臺趴趴走。在臺灣的最後兩年才開始認真寫研究論文,從指導教授蔡怡君老師那「溫柔但嚴格」的指導下,研究工作從容展開,研究論文也一點一點產出;那兩年我過著白天工作、晚上寫論文的日子,雖然「蠟燭兩頭燒」,但那卻是一段充滿喜樂和成就感的歷程。

 

較之於馬來西亞的學習和教育環境,個人覺得臺灣遠遠超前,臺灣教會我「人人可學、處處可學、時時可學、事事可學」的生活態度,讓我每天都在自然而然中有所長進。大學老師的指導功力和嚴謹的教學態度,無形中影響了我在學習和工作上的認真和堅持,也成為了我在指導員工方面的楷模和努力的方向。更難忘的是在暨大的一班年輕、有活力的學習夥伴,他們讓我「越學習越年輕」,在暨大成教所的「慢活細學」是我步入壯年的明智選擇,也讓我對未來更有信心和熱情,使我在實踐「教育是幸福的橋樑」的升學輔導工作上更加踏實和穩健!

升學情報中心全馬各中學分享升學訊息,圖為2019年黃天賜在馬來西亞加影市育華中學分享技職教育的訊息
2012年暨大成人與繼續教育研究所畢業合照,後排左一黃天賜,前排左三起:蕭鋺鎔老師、賴宏基老師、吳明烈老師和蔡怡君老師

回饋表單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