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山大學-上山下海生態探索 中山生科前進斯洛維尼亞

國立中山大學
上山下海生態探索 中山生科前進斯洛維尼亞

合作國家:斯洛維尼亞 合作學校:盧比安納大學 交流形式: 海外研修(含交換學生、短習研習、實習) 交流開始年份:2015

交流亮點

  • 跨國合作野外課程 探索歐洲自然生態的寶庫
  • 學習不局限於課堂上 異地學習開眼界
張學文教授及學生,與盧比安納大學教授,於植物園合影。

國立中山大學國際事務處制訂「鼓勵教師開設短期出國研修課程」計畫,自2009年起,提供教師與學生至國外學校進行短期研修課程之經費,藉以鼓勵教師積極與國外學術單位合作課程,並增加學生國際參與的機會。自2015年開始,生物科學系張學文教授透過這項計畫與斯洛維尼亞盧比安納大學(University of Ljubljana)生物系教授合作野外生態課程,於每年夏天帶領學生前往斯洛維尼亞進行戶外探勘與學習。

 

跨國合作野外課程 探索歐洲自然生態的寶庫
被譽為「中歐綠寶石」的斯洛維尼亞,其國土面積雖不廣闊,卻涵蓋了豐富的自然景觀與多元的生態樣貌。斯國位於巴爾幹半島最西側,與義大利、奧地利、克羅埃西亞等國接壤,西南側臨近屬於地中海最北端水域的亞德里亞海,全境有半數以上的國土面積由森林所覆蓋,是歐洲境內森林面積最為廣闊的國家之一。舉世聞名的阿爾卑斯山,由法國東南部一路往東綿延至斯洛維尼亞西北部,為斯國創造了美麗的景緻,特殊的石灰岩喀斯特地形更為這個中歐小國增添了獨特的地景。

 

在一次參加學術研討會時,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張學文教授認識了斯洛維尼亞盧比安納大學生物系的Ivan Kos教授,透過他的介紹,張學文教授參訪了盧比安納大學植物園(The University Botanic Garden Ljubljana),也到野外實地探訪自然生態環境。地處歐洲大陸的斯洛維尼亞,其生態環境的風貌與位處亞熱帶的台灣全然不同,在過程中,張教授思考,「如果能把學生帶到當地,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在「演化生態學」這門課程中,張教授經常提及地中海生態系統、阿爾卑斯山生態系統等主題,他認為,「透過影音告訴學生,不如讓學生親自觀察」,於是向國際事務處申請「鼓勵教師開設短期出國研修課程」經費補助,並與盧比安納大學教授、植物園主任合作野外生態課程,每年夏天皆帶領數名學生前往斯洛維尼亞進行為期一週的野外學習課程,至今已連續進行五年。

 

在課程中,首先以盧比安納大學植物園為基地,由植物園主任Bavcon Jože教授為學生介紹園內各種植物,接下來驅車前往山區、森林、湖岸與海邊等地進行五至六天的野外生態觀察課程。在過程中,同行的Ivan Kos教授會一邊為學生解說沿途所見的整體生態環境,同時帶著學生探尋環境中的各種昆蟲與動植物,如蜥蜴、蟾蜍、鳥類、灌木叢及針葉林等,有幾次也安排與盧比安納大學生物系的學生們一同參與野外課,讓台斯兩國學生相互交流。張教授提到,由於地形與氣候的差異,在斯洛維尼亞野外可以觀察到許多在台灣無法看到的物種,如生長於溫帶氣候中的歐洲樺樹、發源自地中海地區的矢車菊、活躍於阿爾卑斯山區的高山蠑螈、以及分布於歐洲山區的西方狍等。此外,有些物種雖能在台灣觀察到,但在斯洛維尼亞能看到在分類上同科不同屬的物種,如蛇蜥-一種沒有四肢的蜥蜴,外觀非常像蛇,但生性溫馴、動作緩慢,也不吐舌信。在台灣山區可見「哈特氏蛇蜥」,屬於稀有的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主要分布於亞洲地區,在歐洲山區代表性的蛇蜥則為「帝王蛇蜥」。透過實地走訪,學生們親眼見識到斯國當地豐富的生態環境與多樣的物種,對平日所學有更深入的認識。

 

學習不局限於課堂上 異地學習開眼界
目前就讀生科系碩士班的林紘瑋回憶,在斯洛維尼亞的野外生態課程中,他觀察到很多在台灣少有機會看到的生態環境,也認識當地的傳統文化,對他來說是很棒的收穫。林紘瑋舉例,在斯國西部的伊德里亞世界地質公園(Idrija Global Geopark)中,在Smrekova Draga這個地方,他們觀察到一種非常特別的「霜穴」(Frost hollow)地形與其中特殊的植披分布。霜穴是由喀斯特地形與冰河侵蝕互相作用所形成的低谷地形,由於其深度與特別的形狀,冷空氣易沉降堆積於谷地底端,使底端溫度較高處還低,造成植披反向生長的現象。張學文教授指出,這個現象稱為「溫度及植被反轉」(thermal and vegetation inversion),在一般環境中由低至高海拔可見闊葉樹至針葉樹的林相分布,但在Smrekova Draga這個地方,針葉樹卻生長於低溫的谷地底端,往谷地高處反而可見闊葉樹的林相。這種獨特的地景與植披分布現象,對張教授及同行的學生來說都是以前未曾見過的,探訪這個地方也讓師生開了眼界。

 

林紘瑋認為,這趟斯洛維尼亞野外探索之旅收穫甚豐,不僅在生態環境上獲得更多知識,也體驗到斯國的文化特色,走訪該國西南沿海因地中海型氣候而蓬勃發展的葡萄園和酒莊,也品嘗當地特有的綿羊肉香腸和鹿肉香腸,「飲食文化和台灣完全不一樣!」林紘瑋說,「我們在當地只停留一週左右的時間,不論是生態上、文化上,感覺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探索。」如果有機會能再參加一次,林紘瑋表示會在行前做更多功課,先認識、複習當地動植物的英文學名、專有名詞等,如此一來在當地教授於野外解說時,能更快進入狀況,學習印象更加深刻。至於是否會推薦學弟妹參加這段豐富的異國生態探索課程?林紘瑋頓了頓,同行的碩士班學生王思閑則笑著補充,「因為行程大部分都是在爬山、接觸野外,想參加的同學必須考量到體力,如果體力沒問題,對生態、生科的領域也很有興趣,我們一定會大力推薦。」

 

張學文教授認為,和斯洛維尼亞當地教授合作野外生態課程,最大的收穫是能夠相當程度的瞭解歐洲的生態系統。「阿爾卑斯山高山系統和地中海型生態系統,這兩大系統要同時擺在一起很難,」張學文教授指出,在歐洲其他國家沒有辦法一起看到,「只有在義大利東北部和斯洛維尼亞,可以一次同時觀察兩大系統。」張教授舉例,地中海生態系統中有許多動植物,是他以前完全沒有親眼看過的,多數的野生花草和台灣的物種都不一樣,如果他有親自在野外觀察的第一手經驗,在授課的時候會更加有吸引力和說服力,所以希望自己到處去跑,在課堂上能增加更豐富的授課內容。張教授也期許,他希望學生也能在不同的生態環境中有第一手的經驗,「看真正野外的東西」,而不是侷限於動物園或Discovery頻道內的影像,有一個親身經歷、有當地教授介紹,相信能夠增加學生們非常多的見識。未來如新冠肺炎疫情能穩定下來,張教授也計畫繼續與盧比安納大學教授合作野外生態課程,或是帶著學生進一步到更遠的非洲、南美洲親身探索當地生態。

張教授及盧比安納大學教授,帶領生科系學生於斯洛維尼亞做野外探勘與學習。
與盧比安納大學學生一同上野外課。

回饋表單




向上滑動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