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案例告訴你


在臺灣讀大學
照樣累積國際化實力

橫跨日、韓、美、加、奧、法、紐、澳等八國
涵蓋醫學、生農、工設、機電、管理、通識、生命科學領域

從臺北大直、高雄西子灣、到花東縱谷的實地踏訪,校園無國界 臺灣學子國際化實力深度報導

主編 / 傅慧雯 媒體統籌 / 洪志衛
文 / 陳心怡 攝影 / 徐文峰、謝政憲、蔣煥民、陳念慈、洪志衛

「臺灣高教整體實力還是很強,對於那些高中畢業就出國的學生,我是覺得有點可惜。」

今年九月,一位曾在中央與地方政府歷練多時、同時擁有十餘年高教國際事務經驗的臺灣大學資深秘書跟我們分享她的觀察。讓她相當不解的是,怎麼一夕之間,臺灣社會突然對自己的高教實力充滿疑惑,而人才流失、教師外移及頂尖學生出國的新聞也瞬間多了起來?

臺灣的高等教育是否真的烏雲罩頂?

一個國家的高教實力是否堅強,直接影響國外高教機構與之合作的意願。根據教育部統計,自1966至2015年,臺灣各大學校院共與世界106個國家的高教機構,簽訂達17,797件學術合作備忘錄(MoU),其中超過三成集中在美國、日本、法國、英國、德國。

臺灣與各國高教交流類型
超過7成屬於實質性的合作內容

﹝表1﹞1966-2017年9月學術交流協議類型百分比

這些MoU的交流類型分布中,前三大項目為締結姊妹校、交換學生及學術研究。而目前國際交流合作項目中最夯的「跨國雙聯學程」佔比則為4%,數目更不斷地攀升。

雙聯學位MoU累計 近十年成長超過10倍

﹝表2﹞學術合作內容成長趨勢

除了跨國雙聯學程外,近十年,學術研究、產學合作、暑期專班、國際學生來臺學習華語等熱門MoU簽署的數目,甚至國際學生來臺人數也都是逐年攀升,逼近十二萬人。

國際學生人數10年前還不到3萬名
去年已增至近12萬名

﹝表3﹞臺灣國際學生人數成長趨勢

資料來源:教育部統計處、國際及兩岸教育司
研究整理: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 傅慧雯

對內,臺灣確實面臨少子化、高教機構退場的問題;對外,則遭遇全球高教市場競爭與人才流動的強力挑戰。但從臺灣與世界主要國家的高教交流以及學生成長數據來看,臺灣整體高教實力依然保有活力。

這些數據的背後,仰賴高教工作者的努力推動,真實的存在於校園各處。

發掘出這些豐富而動人的師生互動與同窗情誼,是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在今年三月舉辦「2018年大專校院雙邊交流典範案例徵選活動」的初衷。

國立臺灣大學郭大維代理校長接受本會採訪

2018年大專校院雙邊交流典範案例徵選活動,分別從四十件參選作品中,選拔出五件兼具分享創新與交流成果的國際交流典範案例,分別是:

  • 國立臺灣大學 筑波大學-校際跨領域多元合作
  • 國立中山大學與加拿大、奧地利 - 三國跨區域雙聯學程
  • 實踐大學 亞洲暑期大學
  •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國際產業PBL活動
  • 國立東華大學 原住民族教育正南向接軌計畫

今年暑假,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高等專員傅慧雯、洪志衛再次帶領資深採訪團隊,實地走訪上述五所學校,與校長、國際長、學院主管及教師、學生等進行深度座談,從策略面、教學面、學習面,完整記錄臺灣高教國際化的成功經驗。

策略面
學校的決心

01

「國際化是一條必走之路」,幾乎是五所學校領導者的共同主張。然而,推動國際化需要經費及行政團隊的投入,要見成果得要時間醞釀,在在考驗學校的毅力、誠意與策略。

教學面
教師的投入

02

因為相信「國際化不該由少數人獨享」,這群教師努力擴大課程的參與規模與管道,激發出年輕人的熱情與使命,希望能為他們指引更寬廣的人生方向。

學習面
學生的收穫

03

透過各種國際合作課程的薰陶,學生拓展了國際視野,伴隨而來的是「自信的提升」、「對未來人生有了更清楚的目標」,以及「就職力」的增加。

發展國際化,對大學而言,是必要,但也是挑戰,仰賴領導者的識見、資源的投入、行政團隊的努力與第一線教學現場的教師熱情。而這些養分,正是臺灣年輕一代面對國際強大競爭時最珍貴的後盾,讓他們能挺起胸膛,迎向世界。

本次採訪報導的五個案例將會告訴你,透過雙聯學位、海外研修、交換學生、短期遊學等方式,在臺灣讀大學,照樣能累積國際化實力。

正如我們在採訪過程中遇到的真實案例,國立中山大學的張竹萱同學認為,在經歷了九個月高張力且瘋狂的全球商管學程,移動範圍從加拿大、臺灣再到奧地利之後,主修德文系的她,原本單純地以為德國是未來職涯的唯一選項,但這次學習打開了她的世界版圖,「現在覺得什麼國家都可以嘗試」。

面對全球競爭,不妄自菲薄,引領學生展現勇於迎戰的大海氣魄,才是臺灣高教真正該有的態度。

文 / 洪志衛、傅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