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世界新聞網】《美國現象》中文熱 吹進美教育體系〈文/許如冰 2011.12.25〉

引用網址:http://www.fichet.org.tw/?post_type=annual&p=1523

在美國住了20多年,從來沒在一個城市中心大街上看到這麼多中國人,這不是農曆新年遊行,而是2011年11月,在科羅拉多州舉行三天的全美外國語言教師學會年會 (Annual Convention of American Council on the Teaching of Foreign Languages, ACTFL)的丹佛市。值得注意的是擁有1萬2000位會員的 ACTFL,今年年會有6000名會員參加,200多個參展單位,提供外語教師超過600場以上的各類研習機會,似乎有一半攤位和中文有些關係,而中文攤位佔五分之一以上。中文教學雖然在美國教育體系算是新興語言,但因應這股「中國崛起」帶來的中文熱,不論學界、教育界、出版業和產業界,對中文教學的重視和投入,都讓人震憾。

◆大會會場 足球場大

這是我在公立高中當中文教師以來,第一次參加ACTFL年會,和同事日文老師一起飛到丹佛市。首先,在大會會場就聽到很多人說中文。進入足球場般的大展場,五年前參加過年會的日本同事覺得今年規模很大、協辦單位除了各種語言的全國性組織,例如﹕西班牙語、法語、德語、意大利語、日本語等,與中文相關的協辦單位最多,包括全美中小學中文教師協會CLASS、中文教師學會CLTA、中國國家漢辦、孔子學院和台灣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漢辦的展區很大,台灣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各大學中文科系的展區則在最醒目的位置;還有來自中國許多知名的大學出版社、香港、美國本地的中文教材廠商,讓我的日本同事感慨,要是日文教學有如此多的資源就好了。

參加年會最重要的是聽論文發表或研習其他老師的教學成果。由於中文教學的發表場次太多,同一時段就有三或四場,一天有七個時段,偌大的會議中心,讓我每天都在不同場次間疲於奔命。雖然很多場次發表的和想像中有落差,但還是學到一些東西。例如,AP中文考試的現況。AP中文算是AP外語考試的新成員,但每年考生的成長率卻是最高,這也意味某些語言的學習者在減少。我認識一位在私立學校教中文的老師,學校限制學中文的人數,以免教其他語言的教師失業。有位德文老師因為自己學校的德文學習者一直減少,只好換學校教。中國的日益強大,創造我們這一群非本科出身的中文教師就業機會,但在學校中,我們也得謹言慎行,避免其他老師反感。

外語教學的新趨勢是以學生為中心的任務型和主題式教學。老師單向的講課被視為落伍、學習效果不佳的教學方法。聽到Clear Lake High School 吳靜琦老師 (Gin-Chi Wuu) 用「朱子家訓」來教學生修身、齊家、治國的概念,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原來,好的中文老師是能應用各種文本,用適當的教學方法來達到教學目標。Illinois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Academy 的Michelle Wei-Cheng 老師用「淘寶網」訓練學生買東西省錢、或是為朋友買舞會衣服提供意見的任務型教學,都是我努力的目標。在教學工具方面,台灣師範大學的連育仁老師示範的國語中心全漢字檢索系統、筆順擷取器、華語詞彙通,都為老師們節省很多備課時間;連老師和研究團隊做出的手機學中文免費應用程式也讓人眼睛一亮。

◆發表會多 聽眾分散

中文教學研究在這幾年可說是百家齊鳴、百花齊放。但是參加多次研討會下來,我和其他老師朋友們都有些共同的感觸,那就是有些論文發表者重於學術研究但欠缺教學經驗,研究結果對實際教學沒有幫助;有些研究則是好像去證明有經驗的中文老師都會知道的事。所以,儘管有上百場中文教學發表會,與我教學有關連、對我有幫助的只有鳳毛麟角。過多的發表會也造成聽眾分散;我就看到一場發表人和聽眾一樣多的尷尬情形。同樣的道理,會議展場眾多的中文出版商中,有些似乎沒引起老師們的興趣,這也是太多人投入、競爭過烈的反效果。

很多老師參加會議其實只是為了與其他老師交流、交朋友、和獲得各類資訊。有一場論文發表者就研究兩位中文老師的職業生涯,她提到很多中文老師在自己學校中是很孤立的、沒有好的支援系統;其中一位老師為了做好工作,竟然天天熬夜;另一位老師做一些不妥的事,但研究者基於身份不能勸說什麼。我倒希望能有多一些社會心理、教育方面的研究者投入此類研究,因為在美國,中文教師會是一個日漸龐大的職業族群,需要更多關注。

在展覽會場聽到中文書出版商和一位老外對話。出版商用英文介紹產品,老外用英文說他是中文老師,出版商很驚訝,問說怎麼沒說中文,老外用英文回答﹕是你先用英文跟我說話的。每一場發表會都會看到幾個洋面孔。和我一樣從新墨西哥州來的有古艾莉 (Ariana Koers),還有很多在大學學中文、畢業後成為中文老師的美國人。從前我都很懷疑老外怎麼能教中文,至少教中國文化就有困難度。現在知道,中國老師有時反而身在其中而不知如何解釋文化現象。老外中文老師有時還比較敏感、可以體會一些小細節的文化差異。古艾莉和我一樣是教公立高中,都有混合程度的大班級,她就很坦白的說,她覺得母語是中文的中文老師恐怕無法勝任她的工作,因為有許多時候,老師必須和學校行政人員、學生家長溝通,公立學校老師有太多非教學相關的事要處理。她說的話並不過分,因為這幾年我在公立學校教,只能用僥倖存活(survive)來形容。支持我走下去的動機,除了”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快樂外,主要是青少年的可塑性高,可以化解他們一些對中國文化的成見誤解,讓他們成為未來中美外交、文化溝通的正面力量。

◆台灣贈品最為精緻

我為了聽發表會趕場,也有許多研習會因時間無法配合而遺憾錯過。還好來自賓州費城The Hill School 的杜筱寧老師跟我說明一些別的場次講的東西。日本同事倒輕鬆,因為三天內有關日文教學的發表不到十場,她只好去聽一般外語教學的場次,其他時間就去逛展區、拿免費贈品。日本老師一直被誤認為中國人,她也懶得去澄清。大部分展商都給袋子或是教材樣品,我覺得台灣的贈品最精緻,有貔貅、臉譜飾品、春字掛飾、書簽、創意月曆等,特別適合做獎勵學生的禮物,可惜精緻的東西只能一人一份,不能多拿。較有創意的贈品還有﹕日本出版社有廚師現包壽司手捲、法文展商提供法國餅乾、中國出版社給中式卡片、中文報紙圖案鉛筆。展場中與外語教學最不相干、最離譜、但也最受老師們歡迎搶購的是一條十元的蘇格蘭製全cashmere圍巾,大家都買了好幾條。

會議結束那天早上,本來還有三場發表會要聽,沒想到一踏進展覽會場就看到很多中文老師掏錢買東西。我問了幾位老師,才知道原來出版商要打包回中國、或是回到公司所在地,沒賣掉的東西會減價出清、減輕行李重量。大部分減價品要用現金買。我買到一本八元的「三十六計」中英對照漫畫很不錯。日本同事說日本出版商就那麼幾家,沒人減價。不論如何,在ACTFL展場賣的東西都是最優惠的價格了,所以大部分老師都會乘機採購。

參加會議,學校好不容易補助註冊費,但飛機票、食宿自付。我幸運的拿到「第一次參加者」 (first time attendee), 由ACTFL和Vista兩個機構提供的250元獎助金,稍感安慰。很羨慕大多數老師可以由學校買單。一般老師也會請假兩天來參加年會,我和日文老師只請假一天,因為代課老師是學校的一個費用支出, 更何況,找代課老師還得寫代課說明,又麻煩又不放心。聽說中文教師協會都有大型晚宴,我不是會員,沒有參與。希望幾年後再參加ACTFL年會。對美國的外語教師來說,這是一年一度、不容錯過的盛會。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美國現象》中文熱 吹進美教育體系

回饋表單




Feedback